聚星平台代理

Tag

恒煊代理

Tag

恒煊代理

恒煊代理 :西灣河中槍青年︰警員拔槍決定荒謬

【Now新聞台】在西灣河被警員槍傷的青年留院九日後出院,目前仍然在康復階段,腰部不時出現劇痛。他認為警員開槍的行為荒謬,因為當時附近根本無人作出威脅警員的行為。 兩個星期前,周柏均被一名交通警開實彈槍擊中,要切除一邊腎及部分肝臟。他留醫九日後出院,出入仍要依靠拐杖,亦不時憶起事件。 中槍後,柏均父親即時收到電話通知他到醫院。 周柏均亦感謝留院期間到醫院探望他的朋友及社會各界的支持,認為這些都令他康復得更快。 至於開槍前所發生的事情和為何他會走向開槍的警員,他擔心會影響調查,未有透露。 周柏均目前正獲警方保釋,他指警方未曾向他透露他涉及甚麼罪名。

恒煊 : 消防救護免亮名牌 自稱消防發聲明

【星島日報報道】消防處為回應前線同事被「起底」憂慮,各救護總區屬員在穿著三級制服或燈色救護外套時,今日起毋須佩戴名牌,直至另行通知。 有自稱是「一班為市民服務而非盲目支持政府的消防處屬員」發聲明,認為行事光明磊落,毋須隱藏身分,要求處方撤回指引。聲明認為「在這敏感時期,強制除去救護員名牌只會令市民對我們的身分存疑,大大打擊大眾對我們的信任。」 消防處發言人昨日指,就近日香港聚眾活動及暴力事件的情況,消防處救護員會的代表向管方表達在執勤時展示個人名字的憂慮,考慮到近幾個月來,個人資料被「起底」及網絡欺凌行為的情況不斷增加,處方屬員及其家人對此有所擔憂,故昨日發出通知,各救護人員在執行行動職務時,均不需要佩戴名牌,直至另行通知,若救護人員沒有上述的擔憂,可選擇繼續佩戴名牌。

恒煊代理 : 向華洩密 港產CIA前特工李振成判囚19年

【星島日報報道】在香港出生的中央情報局(CIA)前雙面諜李振成(Jerry Chun Shing Lee,音譯),承認向中國提供情報,當地時間周五,在美國維珍尼亞州聯邦法院判監19年。 55歲的李振成早前在美國維珍尼亞州法院承認一項間諜罪。案情顯示,中國情報人員給予李振成84萬美元(約657萬港元),以換取李振成提供擔任中情局期間的資訊。有報道指,李振成為長洲原居民,而其洩密令中情局在中國的間諜網絡被瓦解。 李振成代表律師批評美國當局至今,仍無法提供李振成懷疑涉密的內容,也無法證明涉案金錢來自中國。但控方指,李振成無法解釋金錢來源的唯一合理解釋,是中方獲得重要情報。今次是1年內,第3位因為涉及向中國洩露國安機密而被判刑的美國情報人員。 在港出生的李振成,高中時代移居夏威夷,在當地長大後歸化入籍美國。他在夏威夷大學取得兩個商業學位後,曾在美國陸軍服役;1994年至2007年為中情局工作,負責招募「線人」為美擔任特工。 離開中情局後,與家人重返香港,曾在一家日本煙草公司工作,後來因為公司懷疑他向中國官員透露公司正調查走私和冒牌生產其品牌香煙的事,而被解僱。之後他與一名香港前警員共同創立了一家調查公司,但公司在2014年倒閉。之後他還任職過一家知名化妝品公司及拍賣行。 美國調查的洩密案發生在李振成被煙草公司解僱後不久,相信他在任職煙草公司時,開始接觸到中國情報人員。李振成於去年初,於紐約甘迺迪國際機場被捕,被捕時任職佳士德拍賣行。

明日逾萬警戒備護票站

明日是區議會選舉,正值反修例示威活動持續,警方嚴陣以待。為防票站受到干擾影響市民投票,警隊將破天荒出動逾萬警力高度戒備,包括在全港六百個票站加派身穿防暴裝備的警員駐守。警方各總區應變大隊人員及刑偵調查人員亦會在票站一帶巡邏,令選舉可順利進行。警務處處長鄧炳強昨呼籲市民勿於投票日作出任何暴力及不當行為,否則就是與本港七百萬市民「對着幹」。 鄧炳強昨在記者會上提及區議會選舉相關的警力安排,明言屆時警方會派員在票站附近,進行高姿態巡邏。警方已制訂不同預案,將因應風險評估,再安排人手到票站以確保票站安全。他相信大部分市民希望當日可以和平安全投票。 鄧炳強:理大登記者曾潛逃故阻出境 至於「理大之亂」事件持續近一周仍未平息,鄧炳強昨日表示希望和平解決事件,又指校園環境變得危險,內有很多爆炸品,呼籲在校園內的人士盡快離開,強調不會為事件設下死線,重申十八歲以下人士不會被即時拘捕。 對於有報道指有從理大逃出的人士離港旅行時受阻,鄧直指報道錯誤,指涉事人年滿十八歲,離開校園時曾宣稱身體不適,警方登記其資料後,他便由救護車送院。不過,他落車後並無入醫院便潛逃,故警方認為有需要作出拘捕。 廉署接87宗區選動武投訴 破紀錄 警方被指行使過分武力拘捕示威者,鄧回應指警員在拘捕期間示威者會不斷掙扎,亦可能有人搶犯,故要以適當武力作出控制。如被捕人士認為警員行為暴力,會有投訴機制處理。被問到元朗721襲擊事件的檢控工作,鄧指視該事件與其他案件一樣,拘捕數字與其他個案相若,強調有證據就會拘捕。 此外,廉署截至前日共接獲三百宗涉及今屆區議會選舉的投訴,當中二百八十七宗屬可追查個案,主要涉及發布關於候選人的虛假或具誤導性的陳述,共九十宗;對候選人施用武力或脅迫手段,共八十七宗,是在過往的選舉中前所未有;至於在選舉中賄賂選民或投票舞弊行為,分別有卅七宗。廉署指本港社會連月來示威衝突不斷,暴力事件接連發生,令今次選舉遇上前所未有的挑戰,廉署作為其中一個相關執法機構,所有接獲的投訴均會依法專業嚴肅跟進。

鄭文傑對違法事實供認不諱

今年8月被內地指控嫖娼賣淫,處以行政拘留15日的英國駐港總領事館前僱員鄭文傑表示,在拘留期間曾經被嚴刑逼供。英國外相藍韜文傳召中國駐英大使劉曉明,對鄭文傑的遭遇感到憤怒,希望中方追究。 劉曉明說,鄭文傑違反治安管理處罰法,被處以行政拘留,鄭文傑對違法事實供認不諱,各項合法權益依法得到保障。 劉曉明又對英國政府近期在香港問題上,多次發表錯誤言論,表示強烈不滿及堅決反對,指當前香港事態的實質,絕對不是西方政客及媒體標榜的所謂民主自由,而是極端暴力違法分子嚴重踐踏法治及社會秩序、破壞香港繁榮穩定、挑戰一國兩制原則底線,是赤裸裸的極端暴力犯罪活動,要求英方認清形勢,停止縱容極端暴力犯罪活動的言行,停止以任何方式干涉香港事務及中國內政。

恒煊 : 政府已派人到油麻地果欄向從業員提供食安資訊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說,知道不少市民希望了解油麻地果欄水果的情況,食安中心已派人向從業員提供食物安全資訊,建議預防措施。 陳肇始說,一般情況下以流動水清洗水果或蔬菜,減少食物表面的污染物,如懷疑食物受到污染或有異樣,為審慎起見,便不應進食。 對於催淚煙的影響,她說,根據醫管局資料,接觸過催淚煙的求診者,並沒有嚴重的身體影響,在急症室進行清洗及接受治療後,大部分可即時出院。 至於清洗殘留物的方法,衞生署建議包括盡量使用一次性清潔物品,並戴上適當的個人防護裝備,不應使用熱水以免令殘留物蒸發,不應使用高壓水槍、掃把或電風扇等工具,清潔完成後,將一次性的清潔物品妥善包妥後才棄置。

恒煊代理 : 【新聞點評】三宗捐款的政治風波

人皆有惻隱之心,行善助人原是很單純的行為,但隨着人類社會愈趨複雜,做善事也愈來愈不簡單,處理不當隨時「好心做壞事」。近日就有3宗由「捐款」引發的政治風波,分別是中國捐助津巴布韋「懷疑落格」事件,網紅Ming仔「捐帛金」事件,以及香港人「罷捐」無國界醫生事件。 先講津巴布韋事件。眾所周知,中國近年大舉援助第三世界國家,每年數以千億元人民幣,變相透過錢「交朋友」,此舉在內地亦惹爭議,被民眾質疑「中國仍有很多人捱窮,政府卻拿公帑到非洲燒錢」。實際上,「金援外交」古今中外都存在,問題是中國被指「貼錢買難受」,欠缺成本效益,甚至有些國家「齋收銀,唔畀面」。 華金援津國疑遭「落格」 其中,位於非洲南部、擁有石油資源的津巴布韋,正是接收人民幣最多的國家之一,當地民間反華情緒卻持續高漲,許多人抗拒中國持續滲透該國的社會、經濟及政治;當地在野黨領袖早前明言,若然當選執政,將會「驅逐所有中國投資者」。 本周一,津巴布韋財長發表例行預算案報告,提及今年首三季,該國獲得1.94億美元外國援助,美國和英國是最大「善長仁翁」,分別捐資5000萬和4100萬美元,瑞典和日本亦捐出2800萬和1400萬美元,而中國的捐款只有363萬美元。翌日,中國駐津大使館罕有地主動發表聲明,指摘該份報告失實,強調期內中國向津國捐資1.36億美元,較報告數字高出40倍,差距極大。 事隔多日,這宗羅生門仍未獲得澄清,津國在野黨質疑當局有人把捐款「落格」;亦難怪中國大使館反應這麼大,除為「自證清白」,也由於若有國家「收完捐款不認數」,將令中國顏面盡失,並加劇國內民眾對「燒錢外交」的不滿。 Ming仔疏忽變「捐帛金」 至於KOL Ming仔事件,身為香港三大YouTuber之一,他自6月以來從未就反送中風波表態,如常只拍吃喝玩樂短片,早已遭部分粉絲譏他「活於平行時空」。及至本月初,TVB宣布明年將播出Ming仔主持的《一個人去旅行》節目,令他更受批評,所以上周六特意進行直播嘗試解畫,又表示會捐出「跟TVB合作酬勞的5倍以上」予支援抗爭者的機構。 可是風波並未平息,Ming仔先要粉絲提供相關機構名單,網民噓他缺乏誠意;接着他誤會「星火同盟」為勇武組織,衰多兩錢重;到他拍板捐款予星火,入數紙銀碼卻顯示100001港元,被指似「捐帛金」(通常只有做帛金才會在尾數加一元,避免「壞事成雙」)。結果他承認疏忽,並再一次捐錢,今次金額為100040元,總算有交代。 另一宗是無國界醫生(MSF)事件,事緣理工大學校園內的抗爭者自周日起被警方包圍,不少人受傷,更有醫護人員被拘捕。於是有市民要求MSF參與救援,但這家NGO一直拒絕,令很多人反感且「罷捐」。群情洶湧下,MSF在周二才派出4人團隊「象徵式」進入理大,仍被指too little too late。 先作「利申」:筆者向來支持的慈善機構是奧比斯(Orbis),未有定期捐款予MSF,雖有朋友在該機構工作,最近一年我沒與MSF或接近MSF人士有任何溝通,無任何為其「洗白」的意思。只是平情而論,MSF解釋在經過專業評估後,認為「香港社會各界提供的醫療資源與救援能力都是充足的」,故未參與救援,這並非全無道理。 無國界醫生拒施援捱轟 大家有目共睹,整場反修例風波以至理大衝突的主要問題不是醫療資源不足,而是警察涉嫌濫用暴力,阻礙救援,甚至拘捕醫護人員。根據MSF官網,該機構旨在「致力為受武裝衝突、疫病和天災影響,以及遭排拒於醫療體系以外的人群提供緊急醫療援助」,香港抗爭者可算是「受武裝衝突影響」,但是否「遭排拒於醫療體系以外」則存疑問。任何機構的資源都有限,MSF經評估後,若決定暫不在港出動,保留資源以備在更迫切情況下使用,亦屬無可厚非。 當然,有捐款人不滿也可理解,一來香港向來是MSF「捐款大戶」,以區區700多萬人彈丸之地,去年向該機構貢獻5.2億港元善款,按人均計算排名全球第二,僅次於瑞士。再者,以MSF的國際聲譽,若能豎起大旗,派大隊人馬穿起白袍走向理大,相信可對警方構成壓力,並引起更大國際關注。不過,這種政治角度的考慮未必符合該機構的專業判斷。 講到底,正如孟子所講「惻隱之心,人皆有之」,行善助人原本很單純直接,惟人類社會愈來愈複雜,令這種原始行為跟現實結果未必完全匹配。舉例說,香港人不論捐款予MSF、Orbis或紅十字會,往往只是認可這些國際機構的「招牌」及大方向,未必會細閱機構章程及mission statement,以致有時出現期望落差。…

律政司申《禁蒙面法》繼續生效 高院押後裁決

高等法院周一(18日)裁定,《緊急法》就其賦權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在任何危害公安的情況時可訂立規例,以及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根據《緊急法》所制定的《禁蒙面法》,違反《基本法》規定。律政司隨後向法院申請暫緩執行裁決,讓《禁蒙面法》繼續生效,直至有最終上訴結果為止。高院周四(21日)展開聆訊。政府一方指,香港處於非常特殊的情況,公共安全受到危害,《禁蒙面法》生效短時間已略見效果,而法庭有責任去阻止公共安全受危害;泛民一方反對,質疑侵害人權,亦無助警方執法或遏止暴力,如果法庭讓違憲的法律繼續生效,將造成法律混亂。法官聽取雙方陳詞後,宣布押後裁決。 相關報道:高院裁定《緊急法》違反《基本法》 《禁蒙面法》多項限制不合乎比例 政府: 法庭有責任阻止公共安全受危害 代表政府一方的資深大律師余若海先陳詞。他引用「古思堯案」指,即使法庭裁定特首的命令違反《基本法》,法庭仍可暫緩執行裁決,當中考慮的條件有3項:危害公共安全、威脅法治、剝奪個人應有權益。余若海續指,香港現時正處於非常特殊的情況,公共安全受到危害,幾乎每日都有示威衝突,警方檢獲大量汽油彈。 余若海稱,如果《禁蒙面法》未能繼續生效,則法庭向社會傳遞一個訊息:市民可以蒙面參與示威、做違法的事,然後逃之夭夭。他指出,法治的存在是為了保護社會,法庭可以遏止對公共安全的危害,法庭亦有責任這樣做。 余若海表示,《禁蒙面法》的實施未夠長時間以見其成效,但已經有一些效果。他續指,有法律亦不能預期所有人都會遵守,《禁蒙面法》生效後,雖有核心、頑固的示威者繼續做出損害社會的行為,但社會對於暴力的支持已經減少,部份人亦會遠離暴力活動。 余若海提到,在案件未有最終上訴結果的過渡期內,如果《禁蒙面法》並非臨時有效,市民蒙面亦會承受風險,法庭應該告訴公眾,這案件未有最終結果。 泛民:繼續執行違憲的《禁蒙面法》將造成法律混亂 代表24名泛民議員的資深大律師李志喜隨後陳詞,指政府以《緊急法》訂立《禁蒙面法》已被裁定違憲,如果繼續執行,市民因而被非法被捕及拘留,人權受到侵害,正是威脅法治。她引用警方數字指,目前只有3人單純因違反《禁蒙面法》而被捕,當中只有1人被起訴,她質疑《禁蒙面法》對警方執法有多大幫助。 李志喜指出,政府有很多合憲的措施可以推行,為何必定要用這違憲的措施,而法庭為何要幫政府。至於案件的最終結果未能確定,她認為政府及警方大可以告訴公眾,有最終結果之前,蒙面所涉及的風險,而不必由法庭頒令,讓嚴重侵害人權的法律繼續生效。李志喜質疑,如警方繼續用被裁定違憲的《禁蒙面法》執法,裁判法院等下級法院可如何處理該些檢控,當中存在根本的矛盾。 對於余若海指《禁蒙面法》有一定效果,李志喜反駁指,《禁蒙面法》沒有收阻嚇作出,有些支持示威的人有蒙面,有些則沒有蒙面,現時並沒有實質數據、科學證據顯示《禁蒙面法》有用。 代表社民連梁國雄的資深大律師潘熙亦指,如果法庭容許《禁蒙面法》繼續執行,將造成法律混亂。除非是非常極端的情況,例如出現法律真空,否則法庭不應該考慮頒布暫時有效命令。他指出,目前香港的情況並非法律真空,沒有《禁蒙面法》,警方仍可根據其他法例要求市民移除蒙面用品。潘熙重申,法庭不用為政府的行為提供一個法律保護罩。 對於李志喜質疑,缺乏證據支持《禁蒙面法》可助維護公共安全,余若海回應指,已有七旬漢被蒙面人士用磚頭擊中而死,亦有人被蒙面人士放火燒傷。他表示,除非近月不在香港,或者沒有看電視新聞,否則不會不知道現時香港的公共安全受到危害。 高等法院法官林雲浩及周家明聽取雙方陳詞後,宣布押後裁決,指會盡快頒下裁决。 申請人之一、法律界立法會議員郭榮鏗在開庭前表示,《禁蒙面法》有刑事後果,如果繼續用以拘捕及檢控市民,是嚴重違反人權及法治原則。郭榮鏗指,不會反對政府上訴,希望案件盡快有最終判決。 新華社在周二、高院頒下裁決翌日,發稿引述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發言人臧鐵偉指,高院的判決內容「嚴重削弱香港特區行政長官和政府依法應有的管治權」,「一些全國人大代表對此表示強烈不滿,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對此表示嚴重關切」,又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是否符合香港基本法,只能由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判斷和決定,任何其他機關都無權作出判斷和決定」。 相關報道:人大法工委稱高院裁《禁蒙面法》違憲嚴重削弱特首管治權 繼大律師公會批評法工委發言人的說法在法律上屬錯誤後,香港律師會亦發表聲明,指司法獨立及法治乃香港特別行政區普通法制度的基礎,任何人均不應發表或作出會破壞或被視為破壞香港特別行政區司法獨立及法治的言論或行為。律師會引用《基本法》第85條指出,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獨立進行審判,不受任何干涉。此外,《基本法》第158(1)…

「機場大叔」陳振哲空降大埔林村

47歳的「機場大叔」陳振哲是區議會選舉大埔林村谷候選人,挑戰獲得鄉事派支持、已做了3屆區議員的經民聯陳灶良。記者訪問陳振哲當天,在林村一帶拍照期間,突然有一名男子趨前問可有拍片,又問陳振哲怕不怕被打。陳說:「梗係怕啦。」他畢竟見過世面,四兩撥千斤解決。 成日著西裝的陳振哲突然走入圍村,究竟他是何許人也?他正職做殯儀喪事,行內稱「棺材頭」。他擁有香港城市大學法學碩士(仲裁及爭議解決學)學位,在8.13機場衝突中,搬鐵馬攔住想衝的示威者,又嘗試阻警察進入機場,一頭銀髮成為當晚的直播紅人、「機場大叔」。 陳振哲自言未到收成期,但衣食豐足,今次參選完全因為反送中運動。「我哋呢代人欠咗下一代,我都40幾50歳,唔死都大半世,好似『波叔』(立法會財委會主席陳健波)講嘅收成期,其實係因為社會安定,上一代借取空間,佢哋做過乜嘢無啦啦發達?可能佢阿爸當年十幾萬買層樓,一升升到百幾萬,樓換樓,於是水漲船高,呢個係符碌撞棍,佢好叻咩,唔見得喎。佢收成,更加唔敢接受新嘢。借咗嘅嘢係要還,點還呢?我哋呢代咪行出嚟囉。」 時代選中他? 陳振哲的知名度來自以下三件事: 8月13日,網民發起機場「警察還眼」行動,他在機場酒店食完晚飯,行到機場看著警民衝突升温:「當刻唔驚,諗住as a mediator (調解員) 介入件事。」他用身擋警察與示威者,介入調停,後得「機場大叔」稱號。 9月28日,警方在紅磡隧道口設警崗截車調查,他說剛在紅磡殯儀館附近放工:「見到當時情景,抵唔住問警方:『點解可以查車?』有個白衫警司解答後,另一個綠衫警司一輪咀咁鬧,我問點解佢無編號,佢話佢叫鍾雅倫,係紅磡區指揮官。」

恒煊 : 理大平台巨型丫叉向警彈射燃燒物

【星島日報報道】警方下午派出兩輛水炮車和裝甲車,到理工大學附近漆咸道南及暢運道一帶射水柱、藍色水和催淚彈驅散示威者。 部分黑衣人在暢運道組成傘陣與警方對峙,另一批黑衣人下午在理大平台高位,以巨型丫叉向警方位於漆咸道南天主教玫瑰堂對出的防線,彈射燃燒物作攻擊。 兩輛水炮車分別停於漆咸道南和近柯士甸道的位置。到下午約3時45分和下午4時左右,水炮車再向示威者射水柱和藍色水驅散,黑衣人則張傘掩護,並投擲磚塊和汽油彈還擊。下午近4時半,水炮車再次向示威者方向射水柱,但示威者未有後退。另有多枚汽油彈從平台位置擲向地面,地上有多處火頭。下午約4時40分,水炮車再次射水柱,而警方則多次作出廣播要求在場的示威者立即離開,而在上空則有直昇機盤旋。下午4時45分,示威者再向前推進防線,水炮車再次射水,防暴警發射多枚催淚彈,示威者亦掟出汽油彈。 雙方的衝突由今早10時過後開始,因有市民自發到玫瑰堂對出清理路障,留守理大的黑衣人從校園走出向市民方向擲磚驅趕後,再組成傘陣和築起路障,投擲汽油彈與警方對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