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星平台代理

Tag

恒煊平台

Tag

恒煊平台

恒煊平台 : 有留守者稱警方若包圍「一世」 自己亦留理大「一世」

繼續有人在理大校園留守,一名留守人士在其他人陪同下離開。其中理大學生會署理會長胡國泓表示,考慮今日內離開理大,亦會考慮聯絡校方陪同離開。 他表示作為學生會幹事,有責任照顧留守者的需要,作為橋樑協調外界的支援,所以由上星期三留守至今,但留守人數愈來愈少,當完成任務時會選擇離開。 胡國泓表示,留守者匿藏在不同角落,人數難以估計。他不滿校方反應太遲,在衝突接近完結、校園即將被包圍時才介入,令校方角色十分被動。 另一名仍然留守的示威者表示,覺得自己沒有做錯,所以不會刻意逃走,又指警方若可以包圍理大「一世」,自己亦都能留在理大「一世」。他表示,已經沒有計算逗留在理大的日數,指最初數日捱得住,但隨著其他人逐漸離去,感到頗大打擊。他表示,自己並非理大學生,當日只是進理大飯堂吃飯,之後就被警方包圍。

恒煊代理 :西灣河中槍青年︰警員拔槍決定荒謬

【Now新聞台】在西灣河被警員槍傷的青年留院九日後出院,目前仍然在康復階段,腰部不時出現劇痛。他認為警員開槍的行為荒謬,因為當時附近根本無人作出威脅警員的行為。 兩個星期前,周柏均被一名交通警開實彈槍擊中,要切除一邊腎及部分肝臟。他留醫九日後出院,出入仍要依靠拐杖,亦不時憶起事件。 中槍後,柏均父親即時收到電話通知他到醫院。 周柏均亦感謝留院期間到醫院探望他的朋友及社會各界的支持,認為這些都令他康復得更快。 至於開槍前所發生的事情和為何他會走向開槍的警員,他擔心會影響調查,未有透露。 周柏均目前正獲警方保釋,他指警方未曾向他透露他涉及甚麼罪名。

川普反駁習近平論點 直言不喜歡他用「平等」一詞

【彭博】–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表示中國希望在「公平平等的基礎上」與美國推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幾小時後美國總統唐納德· 川普表態稱自己有不同的看法。 川普在周五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說:「我不喜歡他用「平等」一詞,因為我們已經起步太低。這不可能是一件公平的交易,因為我們的起點是在地板,而您已經在天花板。因此,我們必須有更好的協議。」 六個星期前,川普宣布已經非常接近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只待3-5周內將協議落實到文本。然而如今雙方關於何謂「公平平等」的爭執反映出根本的分歧依然非常突出。 川普重申對中國的批評,稱多年來中國利用不公平的貿易政策「洗劫」美國,導致雙方之間的貿易失衡達到5000億美元。 不過,川普仍然對即將達成初步協議感到樂觀。其表示,「我們有很大機會達成協議。」 習近平在周五早些時候的講話中強調,談判必須在「相互尊重」的氣氛中進行,並說中國不是侵略者。 習近平表示:「首先這個事兒不是我們挑起的,我們不願打也不想打貿易戰,必要的時候不得不打反擊戰,但是我們始終還是在積極爭取著不打。」 私下裡,兩國的談判代表最近幾天一直在定期磋商,試圖彌合剩餘的分歧,包括中國承諾購買美國農產品,保護智慧財產權以及向外國公司進一步開放經濟的問題。但是雙方在各自的具體關稅取消幅度方面依然難以達成共識。 周三,中國首席貿易談判代表劉鶴表示他對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謹慎樂觀」。他是在出席彭博創新經濟論壇晚宴時作了上述表態。創新經濟論壇的組織方是彭博有限合伙企業下屬的彭博媒體集團。彭博有限合伙企業是彭博新聞社的母公司。 中國夢 習近平強調,「我們提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這個夢絕不是‘霸權夢’。我們沒有準備去取代誰,只不過是讓中國恢復應有的尊嚴和地位,過去半殖民地半封建國家的屈辱決不會重演。」 在劉鶴發表上述有關「謹慎樂觀」的評論後,中美談判又出現一個新的障礙。美國眾議院以417-1的投票結果批准了此前在參議院獲得一致通過的香港法案。 在接受福克斯採訪時,川普拒絕透露他是否會簽署法案,並補充說,在美中貿易談判當中,香港抗議活動是個「讓情況變得複雜的因素」。

恒煊代理 : 向華洩密 港產CIA前特工李振成判囚19年

【星島日報報道】在香港出生的中央情報局(CIA)前雙面諜李振成(Jerry Chun Shing Lee,音譯),承認向中國提供情報,當地時間周五,在美國維珍尼亞州聯邦法院判監19年。 55歲的李振成早前在美國維珍尼亞州法院承認一項間諜罪。案情顯示,中國情報人員給予李振成84萬美元(約657萬港元),以換取李振成提供擔任中情局期間的資訊。有報道指,李振成為長洲原居民,而其洩密令中情局在中國的間諜網絡被瓦解。 李振成代表律師批評美國當局至今,仍無法提供李振成懷疑涉密的內容,也無法證明涉案金錢來自中國。但控方指,李振成無法解釋金錢來源的唯一合理解釋,是中方獲得重要情報。今次是1年內,第3位因為涉及向中國洩露國安機密而被判刑的美國情報人員。 在港出生的李振成,高中時代移居夏威夷,在當地長大後歸化入籍美國。他在夏威夷大學取得兩個商業學位後,曾在美國陸軍服役;1994年至2007年為中情局工作,負責招募「線人」為美擔任特工。 離開中情局後,與家人重返香港,曾在一家日本煙草公司工作,後來因為公司懷疑他向中國官員透露公司正調查走私和冒牌生產其品牌香煙的事,而被解僱。之後他與一名香港前警員共同創立了一家調查公司,但公司在2014年倒閉。之後他還任職過一家知名化妝品公司及拍賣行。 美國調查的洩密案發生在李振成被煙草公司解僱後不久,相信他在任職煙草公司時,開始接觸到中國情報人員。李振成於去年初,於紐約甘迺迪國際機場被捕,被捕時任職佳士德拍賣行。

鄭文傑對違法事實供認不諱

今年8月被內地指控嫖娼賣淫,處以行政拘留15日的英國駐港總領事館前僱員鄭文傑表示,在拘留期間曾經被嚴刑逼供。英國外相藍韜文傳召中國駐英大使劉曉明,對鄭文傑的遭遇感到憤怒,希望中方追究。 劉曉明說,鄭文傑違反治安管理處罰法,被處以行政拘留,鄭文傑對違法事實供認不諱,各項合法權益依法得到保障。 劉曉明又對英國政府近期在香港問題上,多次發表錯誤言論,表示強烈不滿及堅決反對,指當前香港事態的實質,絕對不是西方政客及媒體標榜的所謂民主自由,而是極端暴力違法分子嚴重踐踏法治及社會秩序、破壞香港繁榮穩定、挑戰一國兩制原則底線,是赤裸裸的極端暴力犯罪活動,要求英方認清形勢,停止縱容極端暴力犯罪活動的言行,停止以任何方式干涉香港事務及中國內政。

不應發表破壞司法獨立言論

【星島日報報道】高等法院裁定《禁止蒙面規例》及《緊急情況規例條例》部份內容違憲,人大法工委其後指,港法律是否符合《基本法》,只有人大常委可作決定,任何其他機關都無權作出判斷。香港律師會回應時則指,任何人亦不應發表或作出被視為破壞香港司法獨立及法治的言論或行為。 香港律師會發聲明指,由於案件當事人可上訴,該會一般不評論信別案件,但重申司法獨立及法治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普通法制度的基礎,強調任何人亦不應發表或作出被視為破壞香港司法獨立及法治的言論或行為。該會又指,對本法法院的獨立性和角色,以及本港司法和法律制度在《基本法》規定下,實行的「一國兩制」中能妥善運作充滿信心。 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發言人臧鐵偉早前表示,《憲法》和《基本法》共同構成特別行政區的憲制基礎,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是否符合香港《基本法》,只能由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判斷和決定,任何其他機關都無權作出判斷和決定。根據香港《基本法》第8條的規定,包括《緊急情況規例條例》在內的香港原有法律,除同香港《基本法》相抵觸或經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機關作出修改者外,予以保留。

恒煊代理 : 【新聞點評】三宗捐款的政治風波

人皆有惻隱之心,行善助人原是很單純的行為,但隨着人類社會愈趨複雜,做善事也愈來愈不簡單,處理不當隨時「好心做壞事」。近日就有3宗由「捐款」引發的政治風波,分別是中國捐助津巴布韋「懷疑落格」事件,網紅Ming仔「捐帛金」事件,以及香港人「罷捐」無國界醫生事件。 先講津巴布韋事件。眾所周知,中國近年大舉援助第三世界國家,每年數以千億元人民幣,變相透過錢「交朋友」,此舉在內地亦惹爭議,被民眾質疑「中國仍有很多人捱窮,政府卻拿公帑到非洲燒錢」。實際上,「金援外交」古今中外都存在,問題是中國被指「貼錢買難受」,欠缺成本效益,甚至有些國家「齋收銀,唔畀面」。 華金援津國疑遭「落格」 其中,位於非洲南部、擁有石油資源的津巴布韋,正是接收人民幣最多的國家之一,當地民間反華情緒卻持續高漲,許多人抗拒中國持續滲透該國的社會、經濟及政治;當地在野黨領袖早前明言,若然當選執政,將會「驅逐所有中國投資者」。 本周一,津巴布韋財長發表例行預算案報告,提及今年首三季,該國獲得1.94億美元外國援助,美國和英國是最大「善長仁翁」,分別捐資5000萬和4100萬美元,瑞典和日本亦捐出2800萬和1400萬美元,而中國的捐款只有363萬美元。翌日,中國駐津大使館罕有地主動發表聲明,指摘該份報告失實,強調期內中國向津國捐資1.36億美元,較報告數字高出40倍,差距極大。 事隔多日,這宗羅生門仍未獲得澄清,津國在野黨質疑當局有人把捐款「落格」;亦難怪中國大使館反應這麼大,除為「自證清白」,也由於若有國家「收完捐款不認數」,將令中國顏面盡失,並加劇國內民眾對「燒錢外交」的不滿。 Ming仔疏忽變「捐帛金」 至於KOL Ming仔事件,身為香港三大YouTuber之一,他自6月以來從未就反送中風波表態,如常只拍吃喝玩樂短片,早已遭部分粉絲譏他「活於平行時空」。及至本月初,TVB宣布明年將播出Ming仔主持的《一個人去旅行》節目,令他更受批評,所以上周六特意進行直播嘗試解畫,又表示會捐出「跟TVB合作酬勞的5倍以上」予支援抗爭者的機構。 可是風波並未平息,Ming仔先要粉絲提供相關機構名單,網民噓他缺乏誠意;接着他誤會「星火同盟」為勇武組織,衰多兩錢重;到他拍板捐款予星火,入數紙銀碼卻顯示100001港元,被指似「捐帛金」(通常只有做帛金才會在尾數加一元,避免「壞事成雙」)。結果他承認疏忽,並再一次捐錢,今次金額為100040元,總算有交代。 另一宗是無國界醫生(MSF)事件,事緣理工大學校園內的抗爭者自周日起被警方包圍,不少人受傷,更有醫護人員被拘捕。於是有市民要求MSF參與救援,但這家NGO一直拒絕,令很多人反感且「罷捐」。群情洶湧下,MSF在周二才派出4人團隊「象徵式」進入理大,仍被指too little too late。 先作「利申」:筆者向來支持的慈善機構是奧比斯(Orbis),未有定期捐款予MSF,雖有朋友在該機構工作,最近一年我沒與MSF或接近MSF人士有任何溝通,無任何為其「洗白」的意思。只是平情而論,MSF解釋在經過專業評估後,認為「香港社會各界提供的醫療資源與救援能力都是充足的」,故未參與救援,這並非全無道理。 無國界醫生拒施援捱轟 大家有目共睹,整場反修例風波以至理大衝突的主要問題不是醫療資源不足,而是警察涉嫌濫用暴力,阻礙救援,甚至拘捕醫護人員。根據MSF官網,該機構旨在「致力為受武裝衝突、疫病和天災影響,以及遭排拒於醫療體系以外的人群提供緊急醫療援助」,香港抗爭者可算是「受武裝衝突影響」,但是否「遭排拒於醫療體系以外」則存疑問。任何機構的資源都有限,MSF經評估後,若決定暫不在港出動,保留資源以備在更迫切情況下使用,亦屬無可厚非。 當然,有捐款人不滿也可理解,一來香港向來是MSF「捐款大戶」,以區區700多萬人彈丸之地,去年向該機構貢獻5.2億港元善款,按人均計算排名全球第二,僅次於瑞士。再者,以MSF的國際聲譽,若能豎起大旗,派大隊人馬穿起白袍走向理大,相信可對警方構成壓力,並引起更大國際關注。不過,這種政治角度的考慮未必符合該機構的專業判斷。 講到底,正如孟子所講「惻隱之心,人皆有之」,行善助人原本很單純直接,惟人類社會愈來愈複雜,令這種原始行為跟現實結果未必完全匹配。舉例說,香港人不論捐款予MSF、Orbis或紅十字會,往往只是認可這些國際機構的「招牌」及大方向,未必會細閱機構章程及mission statement,以致有時出現期望落差。…

「機場大叔」陳振哲空降大埔林村

47歳的「機場大叔」陳振哲是區議會選舉大埔林村谷候選人,挑戰獲得鄉事派支持、已做了3屆區議員的經民聯陳灶良。記者訪問陳振哲當天,在林村一帶拍照期間,突然有一名男子趨前問可有拍片,又問陳振哲怕不怕被打。陳說:「梗係怕啦。」他畢竟見過世面,四兩撥千斤解決。 成日著西裝的陳振哲突然走入圍村,究竟他是何許人也?他正職做殯儀喪事,行內稱「棺材頭」。他擁有香港城市大學法學碩士(仲裁及爭議解決學)學位,在8.13機場衝突中,搬鐵馬攔住想衝的示威者,又嘗試阻警察進入機場,一頭銀髮成為當晚的直播紅人、「機場大叔」。 陳振哲自言未到收成期,但衣食豐足,今次參選完全因為反送中運動。「我哋呢代人欠咗下一代,我都40幾50歳,唔死都大半世,好似『波叔』(立法會財委會主席陳健波)講嘅收成期,其實係因為社會安定,上一代借取空間,佢哋做過乜嘢無啦啦發達?可能佢阿爸當年十幾萬買層樓,一升升到百幾萬,樓換樓,於是水漲船高,呢個係符碌撞棍,佢好叻咩,唔見得喎。佢收成,更加唔敢接受新嘢。借咗嘅嘢係要還,點還呢?我哋呢代咪行出嚟囉。」 時代選中他? 陳振哲的知名度來自以下三件事: 8月13日,網民發起機場「警察還眼」行動,他在機場酒店食完晚飯,行到機場看著警民衝突升温:「當刻唔驚,諗住as a mediator (調解員) 介入件事。」他用身擋警察與示威者,介入調停,後得「機場大叔」稱號。 9月28日,警方在紅磡隧道口設警崗截車調查,他說剛在紅磡殯儀館附近放工:「見到當時情景,抵唔住問警方:『點解可以查車?』有個白衫警司解答後,另一個綠衫警司一輪咀咁鬧,我問點解佢無編號,佢話佢叫鍾雅倫,係紅磡區指揮官。」

飛虎鎮黑暴首發震撼彈

理工大學及尖東區域連日成為衝突戰場,徹夜的催淚彈、汽油彈、磚塊互攻後,警方銳武裝甲車遭汽油彈狂攻,警方調動飛虎隊參與行動,及首次使用閃光彈(又稱震撼彈)對付黑衣人及支持者,被指釀成人踩人事件。警方行動部高級警司汪威遜昨表示,前晚在油麻地、彌敦道一帶即場拘捕約二百人,過程中,有上千人在旁向警察擲汽油彈及雜物,亦有機會搶犯,警方別無選擇下使用閃光彈。被問有否調動特定隊伍?他強調,面對「極端暴力」,「有人訓練咗」便不排除用任何方式處理,警隊會盡快止暴制亂。昨日油尖區的掃蕩中,警方在理工大學李兆基樓和滙信樓之間的平台發現示威者遺留大量汽油彈及電油。警方晚上澄清當時並沒有發生所謂人踩人情況,只是執法期間,示威者逃生時在碧街跌倒。當中,有三十人不適送院。 至於警方會否恒常公布使用閃光彈數目,及前晚疑有飛虎隊車輛在衝突現場出現,汪威遜表示,若現場環境有需要,裝備就會交予前線人員使用,不存在哪些彈藥何時會用,舉例指警隊向來都有配備來福槍。 昨凌晨時分,油尖旺一帶依然戰火處處,大批示威者凌晨時分游走於油尖旺一帶,聲稱支援理大內的黑衣人,與警方爆發連場角力,示威者以磚頭、竹枝及其他雜物堵路,並向警察投擲汽油彈,警方以催淚彈、橡膠子彈、水炮車及裝甲車還擊。最嚴重一次衝突發生於油麻地,介乎碧街與砵蘭街一段彌敦道,防暴警察驅散示威者,期間現場爆出至少八下巨響,並驚現陣陣強光,巨響及強光過後,有多人被制服在地上。據了解,警方在是次行動中出動飛虎隊,約有五十名隊員參與,行動中並首次使用閃光彈。 約100人被制服 30傷者送院 當時多人衝入碧街,現場有指發生人踩人事件,不時有淒厲慘叫聲。據傳真社公開的事發後片段顯示,約百人被制服,站在路邊,最少十三名傷者躺擔架床等待送院。不過,警方否認指控,指未聽聞過在油麻地的驅散行動期間出現過人踩人,但有三十人受傷送院治理。 凌晨近一時,水炮車向示威者射水驅散,裝甲車則向示威者發射催淚彈。警方於金馬倫道驅散聲援者後,在場人士已退走大半。另外,彌敦道有銀行遭縱火,一間參茸藥品店遭大肆破壞。示威者陸續散去。凌晨四時,工人在佐敦道一帶清理路障。

恒煊代理 : 理大拘捕或登記1000人 拘6人涉爬坑渠

【星島日報報道】理工大學內仍然有示威者及學生留守,警方油尖警區指揮官何潤勝傍晚表示,在理大拘捕或登記大約1000人,當中有300名人士小於18歲,經過登記個人資料後已經自行離開。警方指,暫時未有計劃進入理大。 警方指,今早10時,警方暢運道橋底發現3男、1女揭開坑渠蓋,並放低一條繩,有2個男子爬出來,警員即時拘捕6人,包括暴動及協助罪犯罪名。警方又提到,日前有些人在理大行人天橋遊繩而下,警方即時拘捕37人。警方警告這些是非常危險行為,稍一不慎會嚴重受傷,這些位置已經被警方封鎖線覆蓋,任何逃跑的行為都不會成功。警方強烈呼籲示威者安全離開理工大學,並放低所有武器。 警方指,由於今日局勢稍為緩和,凌晨已經安排路政署、食環署人員清理紅隧收費亭附近路障,警方稍後會進入隧道行人天橋視察。 警方指,理大內仍然有人留守,如果家長或監護人懷疑子女在理大,盡快用電話聯絡子女,勸告子女離開,或者聯絡學校或警署求助。 他表示。警方未有計畫進入理大,亦無因此畫下死線。被問到能否安排家長進入校園,何潤勝稱不可行,因為不清楚校園環境是否安全,「幾百人進入,情況會更難處理,家長可能不肯出來」。 他指警方無法縮小封鎖範圍,因有留守人士從渠蓋爬出及從天橋游繩逃走,認為縮小封鎖範圍等如無封鎖。 有傳自願離開校園的18歲以下學生,被警員登記後今日被警方以暴動罪拘捕,他表示不知情,著記者向警方公共關係科查詢。